山東大學新聞網
山大郵箱 | 投稿系統 | 高級檢索 | 舊版回顧

視點首頁 > 校史一頁 > 正文

憶老舍先生在齊魯大學

發布日期:2020年01月08日 19:07 點擊次數:

1933年夏天,張昆河先生考上齊魯大學國文系。當時的文字院院長兼校長是林濟青,國文系主任是郝立權(字柄衡)先生。而當時國文系一年級《文學概論》與《文藝批評》兩門課的業課教授,就是聲名卓著的新文學家舒舍予——老舍先生。

初見老舍先生

第一次見先生是暑假期間,在文理學院辦公樓二層的院長室里。當時我是個“文學謎”,慕名前來拜訪的我吃驚地呆立著,半天沒有說出話來。因為站在我面前的這位舒先生,只有30多歲年紀:身材不高,清瘦,梳分頭,戴圓片金絲眼鏡,兩眼異常有神。他身著一件西式白色紡綢襯衫,舉止灑脫,氣度不凡。但絕沒有一般留洋歸來者那種洋味十足的紳士派頭,也不見有何名士風流的逸氣,與我想象中那位被稱作“《論語》八仙”之一的幽默大師毫無共同之處。

這次談話時間不長。先生沒有顯出多少幽默,似乎也無意談文學,只是一本正經地向我這個1933級新生介紹了一番齊魯大學的院系建制和課程安排。后來,看到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說,他雖然很喜歡幽默,但對初次見面的人并不太愛講話,尤其女人。

即使如此,我還是有點大喜過望和受寵若驚,以至于來前路上準備好的一肚子話,一點兒也沒倒出來;老舍先生究竟說了些什么,也呆呆地大半沒有聽進去。如今還能清楚記得的,只有最后那句話——就是先生介紹到開課的教材,都是他自己編的時,說:“我這是‘現蒸現賣’,講不好,您吶——湊合著聽?!币痪涞氐氐赖赖睦媳本┵嫡Z,幽默而毫無教授架子。

文科講“新學",老舍第一人

老舍先生講課,是坐著的。后來知道,他有腿病。但講著講著,興致上來,便也站起來。講得逸性湍飛時,常有妙語脫出,冷不丁襲來,引得哄堂大笑。但先生自己可不笑,始終板著臉,一本正經。老舍在齊大所開課程,除了一年級的“文學概論”和“文藝批評”外,還有“小說和作法”“但丁研究”與“莎士比亞研究”(一些回憶文章把后兩門合稱為“世界名著研究”,但當時,這是兩門課)?!靶≌f和作法”是給國文系二年級開的;“但丁研究”與“莎士比亞研究”是三年級的選修課。

先生講這兩門課,并不看講義,也很少手勢,揮灑自如,縱橫跌容。雖是濃重的北京口音,但經過了淘洗和凈化,沒有那種“京片子”的特點,沒有嘩眾取寵的江湖氣。例子多是外國的,課卻輕松動聽,并不澀奧,頗有融古今中外作一勺燴的味道。

舒先生對當時的軍閥統治是不滿的,課堂上亦有言涉時政之辭,但多是反語、冷箭,含沙射影,藏而不露。而同在“國學研究所”后來成為老舍朋友的墨學家欒調甫先生,則常常是不忌生冷,不管是韓復榘,還是蔣介石,逮誰罵誰,皆可拍案大罵。

先生的文學概論與文藝批評課,大受青年學子的歡迎。除了國文系一年級,其他許多系的也跑來聽,柏爾根樓(今物理樓)的教室里坐滿了學生,這在齊大實屬罕見。因為當時學生人數很少,一般一門課,必修與選修加在一起,也不過一二十人。譬如,加拿大籍教授、傳教士出身的明義士的甲骨文課,自始至終只有3個學生選聽。

當然,這既是先生個人的魅力,也是新文學本身的魅力。一個災難深重的民族,凡是有些血氣的青年,誰不愿意接受新思潮,喜歡新文學呢?這是當時時代的大潮,大潮浩蕩任誰人也無可阻擋。然而,齊魯大學是美、英、加拿大三國基督教會為便于傳播宗教而集資興辦的一所私立大學。它的文學院國文系的宗旨,是為各教會中學培養國文教員。在老舍、郝立權等先生到來之前,其歷屆國文系的系主任和教員,都是擅長八股文的舉人、拔貢之類的老夫子,所授課目,皆是《尚書》《詩經》、文選、音韻、訓詁一類所謂“舊學”。因此,在齊魯大學的歷史上,文科開講“新學”,老舍乃是第一人。這在齊大是堪稱創舉的。

老舍生開講新文學,在齊大蕩起一股清新之風。影響所及,連那個酷好中國古文化的明義士家里,也擺有老舍題了字的新版長篇小說《離婚》。

想方設法與老舍接觸

當時,無論是《齊大月刊》《現代》雜志,還是林語堂主辦《論語》半月刊,只要一有先生的文章登出,都會在一些愛好文學的學生中引起一陣騷動,大家爭相傳閱,先睹為快。再不然,就自己跑到院前東方書社買它一本,帶回宿舍細細閱讀,慢慢消受。

讀著,讀著,我們中間一些人也難耐躍躍欲試之情,便也要組織文學社。記得班上馬琳等八九個男女同學,成立了一個“未央社”,常湊到一起,頗為自負地談詩論文。我也不甘寂寞參加到一個叫“時代青年”的文學社里去充數。它是校外的,主要成員是當時濟南省立一中的幾名年輕語文教師,回來的嚴薇青(建國后為山東師范大學中文系主任)主辦。那時,卞之琳、李廣田等人,也在一中教書。

當時,老舍先生并不給我們開“小說和作法”,但這毫不妨礙我們這些人把自己寫的稱作小說、散文、詩歌的一類東西朝他手里塞。每逢下課,先生腋下必云集起厚厚的一疊“杰作”帶回家。下次上課時,又是一摞。

先生寬容大度,和藹可親,常于繁忙之中,不惜時間,耐心地看這些習作,坦率地指出不足并給予指導,但一向要求嚴格,從不奉送廉價的夸獎。記得有一次,先生在別的班上表揚了馬琳寫的一篇散文和我的一篇小說,說寫得還可以。我聞訊大喜,又送上一些新詩。得到的回答卻是:“你這新詩寫得可不好,沒勁兒(先生主張:新詩要像一團火,語言要有熱力)!受舊詩影響太深?!币幌伦哟蛳宋蚁氘斝略娙说哪铑^。

愈是如此,同學們愈是敬重先生,想方設法與之親近。

最好的接觸機會,莫過于系會。所謂系會,就是全系師生聯歡會。這是一個例會,規定每學期舉行兩次,一首一尾。會上,最受學生們歡迎的節日,便是老舍先生的京劇清唱和講笑話。先生熟悉民間事物,愛好廣博,他的笑話大都精彩不俗。

至今,還記得他那個關于票友的笑話:

我在北京有一位朋友,是個票友。此人對京戲迷得厲害,一心想“下?!背擅莾???沙锰?,誰聽了誰捂耳朵,花錢請也請不來,財主也拉不住。沒辦法。只好自個兒找了一個清靜的地界兒——跑到西山去唱。上了裝,提把青龍偃月刀,連做帶打,唱《單刀赴會》。

正唱著唱著,山上下來一個老頭兒,打柴的。一看這位,嚇蒙了:不知是關老爺顯圣,還是土匪劫道。趕忙跪下磕頭:好漢爺饒命!好漢爺饒命!票友一看,心中暗喜,大喝一聲:老頭兒休怕!饒爾性命不難,只需聽我一段西皮,便可免你不死。便又野唱起來。

唱著,唱著,老頭兒“撲通”一聲又跪下了:好漢爺,你甭唱了,還是殺了我吧!票友驚問:為何?老頭哭道:我覺得,還是殺了我更好受。

人們哄堂大笑。老舍話鋒一轉,說:“寫文章也是這樣,光自個兒感覺好不成,還得有讀者。我有一個哥哥,就很愛讀張恨水的小說,而決不看我寫的,殺頭也不看?!?/p>

找先生聊文學

齊魯大學校北,圍子門里南新街54號(今58號),是老舍先生結婚后的寓所。那時,我們這些文學迷,曾多次涉足這所幽靜的小院找先生聊文學。

我們與老舍先生交談,年輕的舒師母胡絜青女士有時也微笑著立在旁,但并不插話。胡女士二十五六歲,梳著當時知識女性中流行的齊耳短發,穿短袖旗袍,身材修長,頗有大家閨秀的風姿。聽說她也是一個旗人,一位畫家的女兒,女才子。那時她已從北京師范大學畢業,隨先生來濟后,在齊魯中學(今濟南五中)教國文。

曾有一個時期,胡女士在我們班聽齊樹平先生的《中國美術史》課。一開始大家并不知道是舒師母,只見她每次總是腋下挾個硬皮筆記本獨往獨來,來后便靜靜地坐到最后一排,并不按齊大“尊重女姓”的慣例:女生坐前,男生在后。

老舍先生的寓所不大,卻種了不少花草,記得院子里有一眼井,好像還有一株紫丁香和一大缸荷花,在北屋西側的會客室里,先生向我們談了對于自己小說的看法。先生說《老張的哲學》雖然你們都愿意看,但太粗糙,不過是抱著幽默死啃。如果現在再寫,可三倍于原作?!敦埑怯洝凡惶晒?。對《小坡的生日》《離婚》還比較滿意。

當然,這里有謙虛之詞。誰都知道,老舍在濟南的三四年間,寫了為數可觀的長、短篇小說和幽默詩文,還有一組專門描寫濟南風土人情的散文。這是先生抗戰前的黃金時代,也是其一生創作的重要轉折時期。他逐漸淘洗了前期作品里那類不必要的插科打諢,他那獨具特色的幽默風格更加成熟,更趨深沉了。

遺憾的是,我們終于沒能聽到先生的“小說和作法”課。因為,1934年夏天,老舍就辭教他適了。

1937年夏天,老舍先生重返齊大。不久,日本侵略者兵臨城下,韓復榘的國軍炸毀黃河大橋,棄土南走。11月15日晚上,在韓投彈炸橋的爆炸聲中,先生毅然決然,棄家獨行,奔赴國難。僅攜一只小手提箱,懷揣50塊錢。

從此,我便再也沒有見過先生。

注:本文刊載于《山東大學報》第39期第03版??谑稣邚埨ズ?。張先生1936年畢業于齊魯大學文學院國文系,乃當年山東省議會參議長張岳之大公子,其父張岳是韓復榘西北軍的首領人物。做記錄時,張為濟南鐵路一中退休歷史教師,濟南知名文史專家。整理者李耀曦,在20世紀80末90年代初與張老先生多有交往。


【供稿單位:山東大學報    編輯:新聞網工作室    責任編輯:劉婷婷  】

 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

最新發布

新聞排行

免責聲明

您是本站的第: 位訪客

您是本站的第:64104994 位訪客

新聞中心電話:0531-88362831 0531-88369009 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建議使用IE8.0以上瀏覽器和1366*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

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

七福神试玩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新疆十一选五 股票期权个人怎么买卖 哈灵杭州麻将APP 山西快乐十分20-5走势 澳洲幸运10开奖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云南十一选五定牛走势啊app 30选5 巴蜀麻将app 旧版永利皇宫app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旧版 双色最近60期走势图 打麻将赌博害了我一生 2018权重股有哪些股票 52葫芦岛麻将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