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東大學新聞網
山大郵箱 | 投稿系統 | 高級檢索 | 舊版回顧

視點首頁 > 山大人物 > 學生 > 正文

白彩全:我與經濟學的不解之緣

發布日期:2019年06月20日 18:48 點擊次數:


龐大的經濟數據變化為他腦海中的繁星,浩瀚的歷史文獻鋪就了他腳下的道路。正因為每日都沉浸在學術研究中,白彩全的一天顯得格外緊湊。他的前額上貼著些許劉海,充滿朝氣的臉龐讓人看不出一絲疲憊。當這位長相有點“萌”的博士開始講述他的學術故事時,夏日午后的沉悶空氣似乎也隨之躍動了起來。

白彩全,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2016級博士研究生,學校第十屆學生“五?四”青年科學獎獲獎者,主要從事環境經濟學、能源經濟學和量化經濟史方面的研究。已在環境經濟與能源經濟領域權威期刊上發表論文7篇,出版或即將出版著作、譯著各一部;擔任多個權威學術期刊的匿名審稿人,并被SCI一區期刊《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》評為“杰出審稿人”。在量化經濟史領域,已在CSSCI期刊《經濟研究》和《經濟學(季刊)》各錄用待刊一篇;參與編輯《量化經濟史經典譯叢》,并翻譯其中的三本英文著作。在經濟學其他領域,在《管理世界》等CSSCI期刊發表論文4篇。

學術是用一生攀登的高峰

作為發表多篇權威期刊論文的學術新星,白彩全對學術懷有執著的追求。談到學術時,白彩全的眼睛閃爍著光芒,猶如月光映入水潭。在聊到過去的學術經歷時,他的雙手不由自主地揮動,熱情洋溢地為我們述說一段段難忘的回憶。

白彩全曾與他的合作者馮晨合作研究過一個項目,考察了國家能力下制度差異的歷史起源與長期影響,短短一行字卻跨越了上千年的時空維度,跨越史學、經濟學、地理學等多個學科。要想做好這個課題,不僅需要厚重的歷史知識,更需要對龐大的數據進行量化研究。在實證經濟學和量化歷史學的研究中,數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而短時間內完成數據的搜集與整理絕非易事。為了更加方便查找數據,白彩全和馮晨很早便致力于建造一個屬于他們自己的“數據庫”,在這樣一個“數據庫”中查找數據資料,研究工作就會效率更高。該數據庫的建造并非一日之功,在下定決心之后,白彩全和馮晨便堅持不懈地從各種史書、圖書館、檔案館中查閱各類歷史數據。久而久之,該“數據庫”漸漸成型,并且還在不斷擴充。白彩全和馮晨利用該數據庫中的千年歷史數據,結合經濟學、歷史學、政治學、地理學等多學科知識,講述中國故事。長期以來,白彩全還養成了堅持追蹤學術動態的良好習慣。每天清晨起床,白彩全都會搜索各類新的學術動態。功夫不負苦心人,經過近兩年的堅持和努力,白彩全和馮晨終于完成了這個大課題的研究。完成課題后,他倆的“數據庫”仍然沒有停止更新。白彩全每日在其中踱步、整理、閱讀,對數據產生了非常靈敏的反應。“建立自己的數據庫不是僅僅為了某項研究,在學習和研究過程中遇見好的數據要及時整理下來,否則自己就會和該數據擦肩而過了。”白彩全這樣說道。

學術研究不僅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,有時候更需要靈光一閃的創意。好的想法往往產生于不同思維碰撞的間隙,問題的解決往往就在這電光火石間。白彩全在研究中也常常碰到難解的問題,獨自解決難以突破個人思維的局限,因此他十分看重與他人的合作交流。在他看來,團隊合作是交流和傳承的過程。“交流中大家思想碰撞出火花很有意思,能為研究帶來許多益處。”說到這里,白彩全兩個拳頭碰在一起,向我們展示思維碰撞的力量,“我也樂意與本科生和研究生一起做項目,不僅可以從他們那里學習到很多新思路,也能讓一些本科生早日接觸學術研究。”

在自己做研究之外,白彩全還擔任諸多權威期刊的匿名審稿人。從投稿作者到審稿人的位置轉換,不僅代表著學術水平被肯定和信任,同時也意味著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和義務。《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》(SCI一區)《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》(SSCI二區)《Economic Systems》(SSCI二區)等期刊的審稿工作都留下了他辛勤的汗水。“審稿期間需要保持強烈的責任感,為了保證期刊文章的質量,為了不辜負作者們的努力,審閱的時候才能保證專注認真。”說到這里白彩全撓了撓頭,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我這個審稿人可能挺招人煩的,因為有時審稿意見寫得很多。有一次審閱一篇文章,覺得它還有挺大的改進空間,就給這位作者八千字的文章寫了三千多字的審稿意見。”

由于自身也是撰寫學術論文的作者,因此白彩全很能理解作者們的心情。他知道每篇文章的作者都付出了很多心血,期望稿件得到采用,所以凡是有改進空間的文章,他都不會輕易否定:“我會通過自己的意見給他們提升的機會,畢竟幫助作者提高文章質量才是我的責任嘛!”

成為優秀的審稿人,白彩全需要具有強大的知識儲備,不斷提升自我的水平。為了審閱好一篇文章,他會搜集和研究有關的資料,保證能正確把握作者的思想,眾多的努力都是為了不讓優秀的文章埋沒。 他認為,審閱文章就是和作者跨越時空交流,自己也因為審稿工作收獲了許多知識和信息。他的研究領域很寬,因長期和地理方面的專家合作研究環境經濟學領域的課題,在經濟學知識之外,他還掌握了豐富的地理學知識。“我現在研究的方向是環境能源和經濟學、史學和經濟的交叉學科,汲取其它學科的知識非常有助于研究。”在白彩全眼里,其它領域的知識是開啟新世界的鑰匙,能夠使他從中獲益。在他家里有一面書墻,擺放著史學、政治學、地理學等方方面面的書籍。不僅是做研究,就算是當作“閑書”來閱讀,他也感到對思維大有裨益。

在經濟學和其他學科之間,白彩全憑借自己的刻苦與努力搭建起了座座橋梁。他執著而專注,并且不滿足于研究單一學科,跨學科交叉研究使他的學術思維變得更加敏銳。學術之于白彩全,如同浩海之于魚,茂林之于鹿,碧天之于鳥,這是他愿意一生攀登的高峰,是他無限熱愛的事業。在這條道路上,他要求自己保持赤子之心,上下求索而不倦。

過去的汗水化為如今的笑容

白彩全本科攻讀金融專業,碩士攻讀無線電物理專業,博士期間研究跨環境、能源、經濟、史學等多個領域。閱覽他的履歷,不由得驚訝于他的涉獵領域的廣闊和多元。在眾多領域中,他像是一位驍勇的騎士,馳往各個疆域且無所不勝。但是對白彩全來說,過去的經歷并非一帆風順,相反飽含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汗水和艱辛。

談起過去的難忘記憶,白彩全提到了大二時參加的數學建模比賽。白彩全在大二時參加“挑戰杯”,發現其他參賽者的作品常有運用數學建模來解決問題的例子。他對這個新鮮的名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隨后便鼓足了勇氣參加學校的建模團隊。

數學建模是通過抽象、簡化等手段建立能近似刻畫并“解決”實際問題的模型,是一種強有力的數學手段,需要較強的理工科思維和知識儲備。團隊里幾乎都是理工科專業的學生,而白彩全是個“純文科生”,精細的數據、復雜的操作,還有自身與理科生之間的差距都讓他感到壓力巨大。參賽時,沒有隊友愿意和一個文科生組隊,于是,白彩全和另外被“剩下”的兩個人組在一起。雖然一開始是一個被大家非常不看好的團隊,但白彩全并沒有氣餒。為了不拉隊友后腿,他熬夜看書補充相關理論知識,并不斷重復實驗。

大二那年的暑假,他決定留在學校參加建模的培訓班。裹在悶熱的空氣里埋頭苦讀,他翻來覆去地思考一個個難題;無數次失敗后,又是無數次重復和學習。伴隨著自身的持續努力,白彩全的建模水平得到了飛速提高,終于憑借團隊的信任和合作,他們在省級數學建模比賽上斬獲一等獎,證明了努力沒有白費。當被問及“取勝秘訣”時,白彩全否認了他人口中的“建模天才”一說,坦言自己不是一個聰明的人:“做好一件事情,靠的是持續努力和永不放棄。”

白彩全說,上了大學之后,自己幾乎沒在凌晨兩點前睡過覺,因為他覺得世界上有太多想要去探究的東西了。對于參加數學建模的經歷,他覺得這段曲折的路沒有白走,數學建模的思維對自己研究中經常使用到的量化方法也有積極影響。回望自己的成長道路,他感到每一次選擇都似乎是冥冥注定一般。我們也仿佛看到,他曾經所有的汗水都化成今天的笑容,過往走過的道路都匯聚在一個交點,這一切過往成就了如今學術舞臺上的白彩全。

守得云開見月明

淺灘則喧,深海則寂,做學術研究,必得經歷過沉寂,要耐得住性子。對白彩全而言,在山東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前兩年就是潛入深海、經受考驗的時期。

兩年間,白彩全一反論文高產的常態,幾乎沒在期刊上發表過文章,這臺高速運轉的“超級電腦”似乎進入了睡眠模式。談起這段時期的沉寂,白彩全表示這得益于自己導師的建議。在博士生剛入學時,白彩全的導師——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、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院長黃少安就對他說:“不要輕易下筆,要寫就寫高水準、高質量的文章!”聽取了導師的建議后,白彩全選擇了沉下心來充實和完善自己:“實際上我的腳步沒有停歇,我把時間更多地用在了閱讀文獻、聽學術報告和參加學術會議上。”

在周圍同學都陸續發表文章的時候,白彩全還在不斷修改自己的論文。這段時間內,白彩全在嘗試攀登一座對他而言全然陌生的陡峰——國際期刊。針對中國是當下碳排放大國這一現狀,白彩全開展了關于碳排放和交通運輸聯系的一系列調查,并撰寫了相關論文,嘗試投向國際期刊。他坦言,國際期刊的撰寫和投遞等一系列程序對他而言非常陌生,整個過程可以用“笨拙”來形容。雖然在第一年便完成了論文初稿,但之后的逐字翻譯和反復修改又花去了不少時間。雖然他之前已經在國內期刊論文發表上小有收獲,但面對國際期刊的投遞,白彩全卻像蹣跚學步的孩童一樣認真、謹慎。

在一切準備就緒后,白彩全望著準備了許久的稿件,誠惶誠恐地點擊了發送鍵。結果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,就收到了文章被拒的消息。心中滿懷的期待在剎那間破碎,對于白彩全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。即使他性格始終樂觀、爽朗,也難免一時間陷入自我懷疑。“當時我就在想自己是否適合這個方向。”雖然此次被拒稿帶給他不小的打擊,但他仍沒有放棄,始終堅持在浩瀚的文獻與數據中細細探索,不斷地反省文章的不足與缺陷,在黑暗中尋找著出口。

兩年后,好消息終于傳來,不僅這篇論文最后成功發表于《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》,幾個月間投遞出去的其它文章也相繼被《Energy Economics》等期刊錄用。曾經付出的努力仿佛一瞬間得到了回報,白彩全的堅守與探索最終收獲了多方肯定。

收獲喜悅后,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授業恩師和母校山大:“山大確實是我的一個新起點,我一直都很感激我導師對我的啟發和要求,老師的教誨讓我對研究的態度更加嚴謹。”作為一名山大學子,白彩全認為自己的努力與母校的培養密不可分,這所百年學府傳承的治學精神已然刻在白彩全的心中。

談起未來的規劃,白彩全不假思索:“還是想繼續做研究,未來希望在高校任教,將自己的所學傳遞給更多人。”鏗鏘有力的話音尚未落下,白彩全的電話鈴聲已再次響起,原來采訪結束后他還要前往下一場學術會議。我們來不及起身相送,他便揮揮手同我們告別,小跑著奔赴會場,融入蒸騰熱浪中走遠了……


【供稿單位:宣傳部    作者:黃繹中 楊小雪 魏旭潔    攝影:資料         編輯:新聞中心總編室    責任編輯:何元航 謝婷婷  】

 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

最新發布

新聞排行

免責聲明

您是本站的第: 位訪客

新聞中心電話:0531-88362831 0531-88369009  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建議使用IE6.0以上瀏覽器和1024*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

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

七福神试玩